3个小时的游程

2020-06-16 18:39

对于具体的管理措施,这家公司规定,每船工作人员不得少于3人,要按乘客定额配齐救生衣,不得超越规定的区域作业,要为船员及乘客办理购买保险手续,遇有突发事故,应无条件服从“应急处理指挥中心”的指挥……

“近期仍然应该以游船的方式让游客体验休闲渔业,但如何从政策、经营等方面引导渔民投身休闲渔业,的确是未来发展方向。”在投入休闲渔业数年后,周敬民认为,休闲渔业仍是让海南60万名渔民增收的一条重要途径。

“到海南去海钓一直是我们的一个理想。”重庆钓友耿瑞原以为,被誉为海上高尔夫的海钓价格会非常贵。结果4月份到海南实地一打听,价格完全可以接受。因为是带家人度假,耿瑞选择了面向散客的游船,小小体验了一把海钓。“今年下半年会组织20多名钓友过来海钓,包船可能更适合我们。”耿瑞回到重庆和钓友们一说,很快就有很多人响应。

“一线二岛三街”的规划即海上休闲渔业观光游览线,西瑁洲岛渔家乐度假村和蜈支洲岛游钓中心,水产旅游产品购物一条街、海鲜美食一条街、海上美食大排档一条街。

还要考虑到休闲渔业是一个跨行业发展的新兴产业,集海洋渔业、旅游业、海洋运输、餐饮、娱乐、休闲、运动等多个产业于一体,其从业人员具有特殊性、多样性和交叉性等特点,政府应该加强扶持有关的院校建立相关的学校或是专业,培育更多海南本地的专业服务或是技术人才……

“在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大背景下,这是让海南渔民分享国际旅游岛旅游发展红利的一条最有利、也是最有效的途径”

“我们还应该关注和利用好海南悠久的海洋文化。”周敬民说,海南一些地区早在唐朝,就与南洋诸国及波斯、阿拉伯等国的商船有经济贸易往来,有着丰富悠久的海洋文化。千百年来,渔民们认识、征服、利用大海,与大海和谐共处,积淀下独具特色、丰富、悠久的渔家民俗风情文化,特别是以船为宅、依港而居、以渔为业的疍民在港口撒播独特的民俗和特有的疍家文化,融汇成海南岛的多元文化。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在近期对潭门风情小镇的策划中,省旅游委巡视员陈耀不但提出要依托特色海洋资源,策划亲近、体验大海的系列参与性海洋休闲旅游活动,如海滩赶海、渔船出海、海滨旅游等项目,还要专门策划敬海系列项目,如以古今在南海献出生命的渔民英雄为题材,以祖宗海守护者的定位,策划新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特色红色旅游基地,成为最有特色的海洋旅游景区,成为南海第一旅游小镇的文化支撑;打造南海文化节特色平台,营造游客参与和体验祭海活动常态化场所,让海南与大海有关的文化和风俗,在本项目中以富有特色的外在形式和活动内容体现……(本报海口5月29日讯)

三亚市港务局推出了面向游客的三种方式玩海:一种是用全国第一艘仿古游船——海洋长城号每晚夜游三亚;一种是推出了9艘以包船方式为主的游艇游船,游客可以三五成群甚至公司同事共同出海休闲、海钓、烧烤,今年更有不少新人租来拍婚纱照、做婚庆,3个小时的游程,搭载40人,人均消费约200元;第三种是面对散客推出的海上休闲、垂钓、烧烤、娱乐相结合的旅游产品,可搭载166人的游船、5小时的游程,每人收费380元。每到冬季旅游旺季,游客甚至需要提前3天才能订到一张船票。

现有休闲渔业项目雷同,产品单一,科技含量不高。目前海南休闲渔业主要以私人经营的旅游客船为主,通过导游把游客引入临时码头,带领他们观光、垂钓、体验渔家乐等,设施简单,航线单一……

每年超过3000万人次的庞大游客量,给海南渔民们提供了另一种靠海吃海的新方式。渔民要转身从事休闲渔业,需要面对的是渔业政策的支持、渔船的营运改造以及对旅游这一全新经营方式的了解。在庞大的市场需求与渔民们对休闲渔业的陌生之间,还有一道不小的鸿沟等待消除——■本报记者杨春虹

现有的休闲渔船由于政策法规跟不上,根据目前的渔船管理办法,进行改造后开展休闲渔业的船只拿不到柴油补贴等一系列原来捕捞船享受的所有待遇,并且由于进行了休闲渔业功能改造,面临着船只年检审核通不过等系列问题,严重挫伤渔民参与休闲渔业的积极性;

广东一家从事休闲渔业的公司在安全生产管理制度的第一条写道:安全生产责任重于泰山……确保公司及所辖渔船和广大游客的财产与生命安全不受损害。其公司总经理就是安全生产管理专责小组组长,可见其重视程度。

其实,与真正的出海相比,龙鹏在文昌、琼海这些渔村里玩的出海只能算是一种体验。但他仍然觉得很兴奋,并试着把这些活动放到公司的网站,结果引来了岛内外众多网友的关注,大家纷纷咨询这款“旅游产品”的细节和报价。

三亚市港务局局长周敬民用另一种方式为岛内各大旅行社老总们解决了这道难题。

一方面,要结合目前海南海上旅游发展的成功经验和不足之处,制定适合海南实际情况的休闲渔业发展的总体规划、中长期规划和分步实施计划,作为指导全省休闲渔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安全同样是广东在发展休闲渔业中重点强调的问题,2001年甚至一度因安全原因叫停了休闲渔业。

“日月湾的海很漂亮,海边又有一场风情浓郁的渔家祭海仪式,让大海真正和海文化、渔文化结合起来了!”岛内一家旅行社负责人评价说,尽管是项小投资,对接的却是大市场!

“渔船不是营运船,安全难以保证。”周敬民不否认渔船更具原生态和吸引力,但同时也提醒游客,按照相关规定,只有渔民才能上船出海。在市场需求的刺激下,有渔民铤而走险为游客办理渔民证登船出海,但安全问题始终就是各方最担心也最关注的问题。

仅以海钓项目测算,海钓直接产生的经济效益与带动的综合经济效益,比例为1:8,关联度和带动力超过目前任何观光旅游项目。

王云后来了解到,正是因为当地污染较为严重,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由于打鱼收益不好,政府开始引导当地渔民转而从事休闲渔业。“当地休闲渔业方式也很简单,组织渔民经过培训后带游客出海,有的是海钓、有的是撒网。”王云看到,绝大部分渔船出海后都没能捕到鱼,但游客的心情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上岸后,很多游客就在码头附近类似三亚春园那样的海鲜大排档一条街,自己购买海鲜烹制,反而因此带动了海鲜餐饮的蓬勃发展。

一方面,全省应设立发展休闲渔业专项扶持资金,对符合海南休闲渔业发展总体规划,且有较大发展潜力和较好市场前景的休闲渔业项目,尤其是对能大量吸纳转产转业渔民的项目要重点扶持;

“从未来发展看,要对渔民的转产进行引导和培训,而且要组织专业的管理队伍”

“从未来发展看,要对渔民的转产进行引导和培训,而且要组织专业的管理队伍。”周敬民认为,以“企业+渔民”的模式或许是未来的主要经营方式,可以充分发挥企业的经营优势和渔民的经验优势。

同时,委托中介组织制定相关的行业标准、操作规范等,如给渔家乐旅馆评定星级,给服务评定星级;

又是一年盛夏听海、亲海、玩海季。最近,海南完美假期旅行社总经理龙鹏的周末活动又多了一项内容:跟着渔民去赶海!凌晨五六点,龙鹏和朋友们就跟着渔民们出海了,尽管只是在附近的海域转一转,但往往收获颇丰,中午就可以享受一顿自钓的丰盛海鲜大餐。

谈到渔民转行休闲渔业,王云与岛内很多旅行社老总的担忧一样: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和最大的顾虑就是安全!比如怎么在保证渔船安全营运的基础上,一方面解决游客能够上渔船的政策问题,一方面休渔期这类项目能够继续营运的问题。

海南丰富的海水产品是吸引游客的另一特色。在靠近三亚的陵水新村港,疍家风情的海上渔排每天都吸引着大批游客到这里品海鲜、感受渔排风情。“对城市人而言,渔排差异性强,体验性强,非常有吸引力。”南湾猴岛董事长代国夫一直把渔排作为猴岛景区的一个很好配套,景区专门出资为渔排进行了统一的屋顶装饰,一排排的红灯笼在入夜后成为湾区最美的景观,照片频频出现在各大旅游杂志。

“敲起锣,唱起歌,渔家人手牵手、肩并肩,渔船满载而归……”每天上午9时,在万宁日月湾海门游览区,20名身穿民族服装、头戴斗笠、外披蓑衣的当地渔民,随着螺号声踏着船号调,在数十名渔家妇女的歌声中徐徐走向海边。数年来,每天上午定时上演的渔民祭祀海神妈祖的仪式,已经成为这个3a级景区吸引游客的招牌项目。

周敬民认为,海南发展休闲渔业应该坚持以渔业资源和旅游资源为基础,以市场为导向,突出重点,高起点建设一批休闲渔业基地,完善各种配套设施,增强整体服务水平,全面推动休闲渔业上规模、上档次、上水平。

尽管各方都认为发展休闲渔业利国利民,海南拥有中国最为丰富的海洋资源更是不争的事实,但如何将旧渔船合理改造,实现渔业的转产转业,目前尚没有具体标准;海钓船的标准如何、安全如何保障、归属哪个部门管理,仍没有先例可循。

“市场反响很好,但旅行社其实做不了这样的产品!”龙鹏说,“安全是一道无法逾越的红线,这是旅行社无法解决的难题。”

而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沿海地区如山东青岛、浙江舟山和广东深圳等地的海钓运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已成为当地的新时尚和新产业,并因此带动了船艇租赁、导钓服务、渔具饵料、海鲜餐饮、旅业服务和购物消费等产业的发展。

“这种古老、原始的祭祀活动表达了以捕鱼为生、向大海索取的渔民们祈求海神妈祖保佑、期待出入平安、鱼虾满仓的美好愿望。”一位网友用图文并茂的方式在自己的博客里展现了这场经过文化提炼、提升的祭海仪式,不少网友在跟帖中表示,很想亲自目睹这种独特的祭海仪式。

在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大背景下,省海钓协会先后成功举办“2010中国万宁海钓精英邀请赛”、“2011海洋环境保护体验海钓活动”、“2012首届‘药业杯’休闲海钓邀请赛”等活动,在国内外引起了关注。

省政协委员、海南大学教授詹长智博士认为,海南当务之急是制订休闲渔业发展规划,在建立休闲渔业基地的同时,对传统渔业基地进行改造,改造传统渔业,让渔民(尤其是在休渔期间)成为休闲渔业的服务者和受益者。

“在国外很多地方,人们对海钓的热衷不亚于对足球的热爱。”白殿卿说,海南岛有众多岛礁,海洋面积200多万平方公里,绝对是海钓人的天堂。海钓产业完全可以成为海南休闲渔业的亮点,与高尔夫、游艇等形成三驾马车,成为国际旅游岛建设特色旅游项目。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很多游客对海南渔民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并希望能体验原汁原味的渔民生活,跟随渔民一起出海钓鱼、海中撒网。但是,在农业部去年底公布的全国休闲渔业示范基地(第一批)名单中,海南只在111家中占得1席。

2011年1月,王云带着推动海南休闲渔业发展的理想,和省海洋与渔业厅相关负责人共赴广东番禺考察。“我们在码头旁看到游客人山人海,人们的热情非常高!”在海南生活了20多年的王云刚开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里的海、那里的环境,与海南相比有相当大差距,但休闲渔业却发展得如此红火!

由于没有休闲渔业配套的码头、基地,休闲渔船无处停靠,海钓人员无处上船,培训工作更是无从开展,渔船、渔民、渔村参与活动的积极性不高;

2010年,《三亚市休闲渔业发展规划》通过专家评审,成为我省第一个休闲渔业发展的规划文本,其规划目标是至2020年,三亚初步建成世界一流水准的休闲渔业胜地。

“广东本身就是一个大市场,而且居民消费水平也较高。”王云认为,这是推动番禺发展休闲渔业的客源基础和经济基础。相比而言,其实海南发展休闲渔业自然条件更好,而且每年超过3000万人次的庞大客源,为发展休闲渔业提供了非常好的客源基础。

5月初,被列为“美国国家地理频道”2013年度十大顶级节目推广计划的《探索中国》,就把新村港的疍家风情作为海南一大特色和亮点进行跟踪拍摄。拍摄人员跟随被誉为“海上吉普赛人”的疍家人出海捕鱼,看他们在海上做饭,将一天的生活原原本本拍摄了下来。“太有味道了,旅游就是体验这些独特的风情!”在中国13个省市一圈拍摄下来,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主持人说,海南和甘肃是最吸引自己的两个地方。

“甚至就连不靠海的地方,现在也依靠内河发展休闲渔业。”王云被告知,以清远为代表的这些不靠海的地方现在休闲渔业更是异军突起,如清远就依托西江大坝打造现代化休闲码头,成为周边市民休闲的好去处。

作为全国管辖海域面积最大的省份,海南是今年“中国海洋旅游年”的主角。1月1日,由国家旅游局和省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2013中国海洋旅游年”启动仪式便在三亚举行。

在2003年重新启动休闲渔业前,广东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如2003年通过修订《广东省渔业管理条例》,通过《关于扶持沿海渔民转产转业保持渔区稳定议案的决议》;2004年,广东省委、省政府发出《关于加快发展海洋经济的决定》,明确要求各级政府积极引导、扶持、发展休闲渔业,并明确海洋渔业部门负责观光休闲渔船的安全监管。

2003年4月,广东在番禺、中山两地开展试点,期间全省休闲渔船累计出航7万多航次,载客近百万人次,没有发生一宗安全事故。随后,中山、珠海为传统捕捞渔船改造后从事休闲渔业,为渔船转产、渔民转业提供了出路;深圳,江门,惠州,阳江等地也纷纷发展休闲渔业。

在休闲渔业发展得较好的广东,海南省西沙、南沙、中沙群岛海洋资源考察研究会秘书长王云将这一前景看得更为明朗和清晰。

很多看完祭海仪式的游客,都萌生了跟随渔船出海的念头。“与游船相比,感觉渔船更原汁原味,而且与渔民在一起的体验也会更独特。”上海游客王小宇的想法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游客。

“海钓产业为代表的休闲渔业其实是实现渔民生产方式转变的一个突破口。”省海钓协会秘书长白殿卿说,海钓集渔业、休闲游钓、旅游观光、群众体育于一体,在欧美发达国家已有上百年发展历史,与高尔夫、骑马、网球被列入四大贵族运动而倍受青睐。

作为省人大代表,早在2008年,周敬民就提交了一份《对于海南发展休闲渔业的建议》的提案。在提案中,周敬民从自然条件、渔业基础、人文社会条件等详细分析了海南发展休闲渔业具备的天时、地利、人和的良好基础,认为海南休闲渔业发展虽然处于起步阶段,但发展休闲渔业是结合海南旅游实际,转变渔业经济增长方式,使渔业增效渔民增收,促进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方式。

“但从目前的条件而言,渔民要转身进入休闲渔业,在政策、营运等方面都要面对很大问题。”周敬民坦言,目前在政策方面尚未取得突破,而且渔船是打鱼的生产工具,懂海的渔民与普通游客,安全标准显然不一样;如果发生安全问题,渔民和游客的救助标准也不一样。

“我们又专门订制了三艘针对高端市场用于海钓的专业船只,船上会配备专业的钓具,其中一艘已经开始使用,市场反响很好。”周敬民说,目前三种形式的休闲渔业基本可以满足普通游客和高端游客的需求,市场前景非常好。

“在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大背景下,这是让海南渔民分享国际旅游岛旅游发展红利的一条最有利、也是最有效的途径。”王云说,休闲渔业船队和休闲渔业是滨海旅游项目的重要内容,是一个朝阳产业,完全可以成为海南的特色旅游项目和旅游产品。